注册 登录  
我的短信  
   
  陶都新闻 艺师图录 陶艺文萃 紫砂博古馆 视频专辑 茶叶频道 新品展示 企业目录 供求信息 用户中心
        鉴定咨询    展会信息    新人同学录    每月新秀    名人堂    最新作品展    墨砂一味    藏家专辑    会员动态    中陶期刊    赏石艺术    展览动态
   紫砂壶因文人介入而更显价值
作者:  出处:  更新时间: 2014年01月21日 
    本月初,“金石翰墨:太康书画印壶作品开年展”在珠江琶醍可创铭佳画廊举行。本次展览共展出篆刻家、书画家太康的书法、篆刻、花鸟、人物、山水和壶刻精品近百件。太康依托传统文化根基,擅长多种体裁的创作。他将金石篆刻的艺术思想与绘画、紫砂壶等表现形式结合,以写意和线条的美感赋予了作品独特的风骨。

  刻壶艺术的精髓:“道器合一”

  与太康以往的展览相比,除了他所擅长的以篆书笔法绘画的水墨作品外,本次特意展出了一批紫砂刻壶精品,成为展场里的亮点。

  谈起自己对于刻壶的理解,太康说,在我国古代,壶最初是匠人做的实用器皿,其价值停留在“器”的层面。直到文人、画家介入以后,他们以绘画、书法和雕刻等方式为其加入文化内涵,从而让壶上升到“道”的层面,他将此称为“道器合一”。

  “因为壶是烧不坏的,它不像纸张那么容易被腐蚀,在壶上作画可以传世多年。所以有一句话说:壶因文人介入而贵,文人因壶而久传。”

  在这方面,历史上最有名的刻壶艺术家包括清朝书画家、篆刻家陈曼生。“陈曼生擅长书画,又喜欢壶,于是设计了十八种壶的样式,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‘曼生十八式’。”太康说。展览展出了一套他的紫砂壶作品,就是“曼生十八式”的基础上刻了十八罗汉的形象。

  “以刀代笔”让创作更灵活

  太康的紫砂壶作品,温润的壶体与别有情趣的绘画、题字浑然一体,构图与器形出奇地相合。这样的作品是如何创作出来的呢?

  据太康介绍,成品紫砂壶在经过1000多度的温度烧制之后,其材质已经非常坚硬,难以再在上面作画、篆刻。因此,刻壶艺术家需要在壶坯烧好之后,待其成形、晾干,即在壶上进行创作。

  他提到,现今有不少画家都在进行刻壶的艺术创作,大多需要由画家和工匠共同完成。画家擅长绘画,在画好图样之后,再请工匠把自己的写意刻在壶上;工匠必须严格按照图样制作,不可逾越雷池半步。他们一人掌握创意,一人掌握技术,这种合作模式做出的刻壶,难免显得有些刻板。

  太康运用自己的篆刻功力,以刀代笔,独自完成绘画和雕刻两个步骤,因而让作品的神采更加充分地体现出来。对工匠来说,雕刻是一件机械、照本宣科的过程,但对于太康来说,则是一次再创作的过程。如果雕刻的时候发现原本的设想与器形不符,可随时修改,构图更加灵活、自然。

  以笔墨趣味追求当代审美

  对太康来说,刻壶只是绘画的一种特殊表现形式,而本次一同展出的笔墨画,也像刻壶一样,构图不拘一格,拥有独特的线条美。

  太康说,写意篆刻讲求的是大开大合、大疏大密,而他将这种风格融入画中,希望体现出雄强、老辣、苍茫的线条:“吴昌硕说他画气不画形。我觉得中国画就是看线条,造型不是最主要的。如果造型太精确了,画的东西就显得小气。拿画圆来说,如果能画得方一点,就能显出大气,引人遐想。”

  太康喜欢用传统笔墨画讲述当代文人的故事。因为经常与一群书画界的朋友传看图片、互相点评,久而久之,便唤起了他对古人“煮酒论英雄”的联想。他画下一盏酒壶、两只酒杯,还有一盘青梅,又在一旁以刚劲的笔法题下明代文人杨慎的作品《临江仙·滚滚长江东逝水》,也就是电视剧《三国演义》的主题曲,这便成为了他自己最喜欢的作品《青梅煮酒图》。

  关于作画的创意,他解释说,自己的创作涉及书、画、印、刻等多个方面,而他最早接触的是印刻。“那时学得较多的是写意,没有学习太多技法。其实在大篆这个领域,近代以前没有笔法理论,所以大篆都是通过篆刻者自己的心性来表现的,每个人的风格都不一样。我的风格更接近当代的审美,追求笔墨的趣味,避免画得太刻板。”

  名家点评

  “太康之花卉与人物画,皆以印法为先意,留朱布白,视丈尺为方寸,故画面疏处可走马,密处不透风,此得印法之妙也;而细而研之,则其花卉人物山水,皆以篆法碑法运笔,长笔流畅而不羸弱,短笔刚健而不臃肿,点划随意而不轻飘。”——雷铎,著名作家、文艺评论家

  “太康先生的篆刻,与他书艺上的两种路径相似,且均有自己的创意和个性。然若无真行隶草的功底,其笔其刀也难有新境界。从书艺篆刻到绘画,可看出太康先生在艺术上是一个‘不安分’的人。所谓不安分,就是不断探索的精神和追求。”——孟伟哉,著名作家、画家

  “太康在印中说话,在印中沉吟,在印中激荡,在印中感伤,太康的身心皆在漂泊之旅——尽管他很有生活的能力。我相信他的乐观,同样相信他乐观背后的感伤,它们隐约明灭在他的红红的印迹之内,我分明看到一颗心灵的那种骚动与不安。”——梅墨生,著名书画家、美术批评家
 (本文已被浏览 3184 次)
 发布人:chinataodu
 → 推荐给我的好友
上篇文章:国内首款紫砂信托面市 资金退出面临挑战
下篇文章:紫砂收藏的新风向
   文章分类
溯古论今 |
紫砂历史  名人介绍紫砂  艺术家谈紫砂  紫砂杂谈 
紫砂鉴赏 |
紫砂艺术  紫砂工艺  成型技法  鉴赏术语  印章与款识  现代壶艺家常用款印  网友专栏 
紫砂收藏 |
选壶经  藏壶经  养壶经 
陶艺天地 |
陶艺创作  名人追忆  陶艺博古  海外市场 
陶都风采 |
历史渊源  名胜古迹  当代陶都 
   文章评论
  → 评论内容 (点击查看)   共0条评论,每页显示5条评论   浏览所有评论
(没有相关评论)
  → 发表我的评论
您的姓名: 您的Email:
评论内容:
250字内
发表评论:      发表评论须知 →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;
  • 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您发表的任何评论内容;
  •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  中国陶都网  http://www.chinataodu.com/    联系我们:webmaster@chinataodu.com     
    版权所有 宜兴市中陶艺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         苏ICP备11026520号-135
    加载|执行:34.180 毫秒(8次) 当前有 435 人在线 峰值 12341 人 总访问量:44488545 人次